[回首頁]


2004.01.22-24 烏山頭•關仔嶺旅記-從八田與一到吳晉淮

從買給小杰的漫畫書「影響台灣50人」中方才曉得八田與一這個人,不過讓我印象如此深刻的,就是八田夫人八田外代樹在烏山頭水庫投水自盡,實在太淒美感人了;另外嘉南水利會感懷八田與一技師偷藏其銅像36年以及每年5月8日八田與一忌日,50多年來持續進行祭典等故事都讓我感覺有點不可思議,簡直是野菊之墓加百年孤寂之綜合板。於是藉著春節家庭旅遊之名,到嘉南大圳與烏山頭探一究竟。

 
圖:八田技師紀念室
東京帝國大學畢業的八田與一技師24歲(1910)來到台灣,1920年9月1日嘉南大圳開工並將全家搬至瘧疾肆虐的烏山頭,1930年嘉南大圳及烏山頭水庫完工,時為日本第一大全世界第三大之水庫,使得嘉南平原的稻米能一年三作嘉惠50萬農民。1942年被捲入太平洋戰爭,他所搭乘的大洋丸從廣島宇品港出發經九州下關在前往馬尼拉途中被美軍潛艇擊中。他的遺體漂回山口市,骨灰在同年6月21日被帶回台灣,埋在烏山頭水庫銅像旁。1945年9月1日不能忍受喪夫之痛的八田外代樹留下一張便條紙-「玲子、成子也長大了,兄弟姐妹要好好和睦共同生活下去。」,便在烏山頭水庫放水口(西口還是舊放水口?)投水自盡,隔天颱風過後遺體才被找到,並與八田先生合葬。八田與一的銅像為其故鄉石川縣的雕刻家所打造,位置在今劍橋大飯店(原烏山頭國民旅舍)旁。1931年安置在此,戰後曾經失蹤,其實藏在嘉南農田水利會的倉庫裡。由於政治時空背景,直至1981年水利會才再將銅像放回原來位置。銅像旁有一「石製琴柱燈籠」,為日本石川縣金澤市森本獅子會於2001年所贈。該縣議會稱許台灣人有人情味,對八田與一尊封為「嘉南大圳之父」及「烏山頭水庫之父」外,每年還定期舉行盛大祭典,人情味濃厚,所以決議贈送石製琴柱燈籠,安置於烏山頭水庫八田與一墓園內。水利會也於同年舊放水站成立八田與一紀念館。
 
圖:八田與一銅像
圖:石製琴柱燈籠
 

 

相對於八田與一銅像,烏山頭水庫中正公園蔣公銅像(有誰去過的?)就顯得蕭索蒼涼,不禁為曾經是民族救星的蔣公叫屈。蔣公您在天之靈可別哭泣呀!

烏山頭水庫的臥堤迎暉列為南瀛十勝,不過過年幾天大都為陰天,實在看不出這種感覺。我滿喜歡吊橋邊的溢洪道,可惜攝影功力尚不足以拍出壯觀的感覺,建議到烏山頭可下來這邊走走。

 

 
圖:溢洪道頂側影
圖:溢洪道頂
 

離開烏山頭後,即前往關仔嶺。住宿在新蓋的統茂溫泉會館,位於嶺頂公園旁。泥漿溫泉為關仔嶺主要特色,號稱全世界三大泥漿溫泉之一;今年春節特別冷,泡泡溫泉特別有一番滋味。台南縣文化局在會館裡面有吳晉淮紀念展,十幾年前在卡拉OK就常常看到他的名字,像「不想伊」、「講什麼山盟海誓」都是他的晚期作品。吳晉淮先生台南柳營人,早年在日本讀書工作,1956年回到台灣,1957年與友人到關仔嶺遊覽,由於感覺有位女侍應生對他特別好,有感而發就寫了關仔嶺之戀[1]這首歌,轟動一時。40多年後再聽這首歌,還是很棒!從歌詞中可以知道,當時他們一行人到過嶺頂、碧雲寺等地。記得小時後讀過吳瀛濤先生所著之台灣民俗,書中描述碧雲寺的神像眼珠會隨著觀看者的眼睛而動,可惜交通管制不便前往。整體感覺,我還蠻喜歡關仔嶺的,有機會還會再來的。不過在這邊有兩件事看不過去,第一件是統茂溫泉會館房間雖不錯,但有些地方尚未完全完工就開放住房,排水管的噪音會影響到睡眠品質,不知道營業執照是怎麼拿到的;第二件是嶺頂公園有個吳晉淮廣場,就在關嶺覽勝石碑旁,過年車多停滿了車,焚琴煮鶴也破壞了觀光資源!

圖:焚琴煮鶴的吳晉淮廣場
圖:關嶺覽勝

行前,正港的台南人冬烘先生推薦了幾個景點,皆因時間關係無法一一造訪。又聽說柳營尖山埤水庫有座吳晉淮銅像。姚瑩所建之四草與安平砲台也是一定要去思古之幽情的。台南之旅絕對不是最後一次。

大年初三回北,一路上塞得一踏糊塗,還好在台中下來將五臟廟祭得舒舒服服的才上路,後來在湖口下了台一線反而一路暢通。隔天看了報導方知高速公路車次流量達258萬輛創歷史新高,小周我能躬逢其盛貢獻一輛,不禁莞爾。

在路上塞車的時候,頭腦胡亂思索著:究竟是八田與一成就了嘉南大圳還是嘉南大圳成就了八田與一?是吳晉淮成就了關仔嶺還是關仔嶺成就了吳晉淮?

[註1]. 關仔嶺之戀 曲:吳晉淮 詞:許正照

嶺頂春風吹微微,滿山花開正當時
蝴蝶多情飛相隨,阿娘呀對阮有情意
啊...正好春遊碧雲寺

嶺頂風光滿人意,清風吹來笑微微
百花齊開真正美,阿娘呀對阮有情意
啊...遊山玩水爬山嶺

嶺頂無雲天清清,山間花開樹葉青
可愛小鳥吟歌詩,阿娘呀對阮有情意
啊...雙人相隨永無離